著名经济评论家冯并:明年经济展望

这里是广告

12月20日,由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环球时报》社和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经济高峰论坛暨第十八届中国经济人物年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此次盛会得到政商领袖、专家学者与主流媒体的高度肯定和大力支持。著名经济评论家、作家、文化学者冯并在会上作主旨演讲:

DSC_0305.JPG

经济形势是每年年终和开年的话题。今年尤其重要。现在经济增长数据比较明确了,从今年一季度同比下降68%。第二季度由负转正,第三季度增速加快到4.9%,从11月数据判断。全年经济增速可能是2.1%左右。不可小看这个增速。这意味着:一,我们是在世界疫情发生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大幅下调的比对中,这是十分了不起的,归功于我们在抗疫总体中的成功,也归功于我们在灾难中团结战斗和努力奋进。二,为来年进一步经济发展奠定了一块牢固的基石。因此,今年的2.1%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标志性的阶段性发展数据。

有很多重要的市场表现也很抢眼,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单一市场。11月社会消费品同比增长5%,高于10月4.3%的增速,两节未到,估计12月和明年1月还要上冲。有些标志性的市场领域比如车市,有关国际分析报告认为,未来数年,中国将会再次成为汽车市场的火车头,领跑疫中疫后全球。2021年有可能增长8%。2022年重新达到2018年的销售水平。外贸方面,目前是全球爆买中国,美国的消费者也不例外。出口在11月同比增长21.1%,以致出现了上海港口集装箱严重短缺,运费爆涨现象等等。全球投资者大量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仅外国投资者通过香港渠道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就接近万亿元,因为他们预期人民币升值。沪深300指数上涨27%,深圳的创业板指数一度也上涨59%,超过了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这就引起国内国外有关智库对中国经济发展下一步情况的预测调整,甚至出现原本估计GDP在2035年超越美国,现在有可能提前5年到7、8年的预测。至于在最尖端的科技如嫦娥取月壤、九章量子计算机的创新成就,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我们既为我们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高兴,也不能只有高兴。一方面要有足够的自信,目前国内经济表现抢眼,说明我们对疫情的控制总体成功,中国经济发展的曲线,在世界性的疫情发生后,既不是国内外各路专家通常说的什么U字复苏也不是W形,更不是L形和简单的一个V字形,一切传统西方关于经济发展预测模型都描述不了我们经济发展体制上的韧性。如果一定要去描述一下,大概是个F形。也就是说,主线是上冲上行的,但也会有顶部,不同情况下还会有高低不同的台阶,也会有长板和短板的存在,需要不断地进行精准有效的政策微调,并补齐短板,锻造长板,实施好关键技术攻关,解决一些“卡脖子”问题,此其一。其二,全球疫情并未结束,外部疫病环境和经济环境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经济全面恢复的基础还不能说牢固。其三是有很多事需要两面看。比如,人民币升值,对进口有利,对出口明摆着不利,人民币不断升值美元不断贬值,有可能挫伤我们企业出口的积极性。现在是美元对人民币6.5比1,是18年来最高,有预测说,如果不加应对,任其自由落体,明年有可能是6.3比1。这意味着出得多,赚得更少,甚至还会赔钱赚吆喝。道理很明白,目前在这个世界上,美元还是最主要的结算货币。因此我们不能以今年出口增长同比20%以上明年继续大干快上,来计算我们的GDP构成,还要把重心放在扩大内需的内循环上,至少要有价格升降来对冲。资本大量进入中国多是好事,我们的对外开放大门一直敞开,但投机资本来的多,企业直接投资相对少些,也会带来另一些风险。此外,我们长期存在的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的“三期叠加”还没从根本上消除,还有些短板问题也需不断去解决。这都是一些“两面刃”的问题,需要更好地拿捏。

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明年宏观经济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复苏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效度”,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指导思想。也说明我们的经济发展战略思维愈来愈成熟,也可以说是经济工作会议给出的发展基调的进一步校准。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传达了一个信息,忽低忽高的大规模强刺激不会出现,也不会有什么抱团取暖的悲壮事情会发生。主要的发展旋律依然是高质量发展,结构层面的调整力度会加强。至于明年的经济增速参考指标定为8.7%,我认为也是合理区间,因为这里有年初经济下滑后恢复性或者说是报复性增长的因素,并不就是未来的常态变量。总之是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企业,用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平常心去看待去理解,保证既往开来,开好来年的新局就是。

那么,这是不是说,经济政策上没有更多的新精神、新提法?不仅有,而且很重要!首先是2021年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2020年实现了全部脱贫的目标,建设小康社会胜利在望。明年全面开启现代化新进程,这也就意味着发展理念的全新转变,意味着我们要向一个新的里程碑进发。企业要有整装待发的准备。

第二,就是再次强调了经济双循环,即以内循环为主体,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且提出了供给侧和需求则的“双改革”。“双改革”应当是市场走向改革思维的进一步完善。近年来,我们一直强调推进供给侧改革,其灵魂就是推进创新,包括产业升级产品换代,这无疑是一个正面的推动力,也取得了重要成果,但也明白,市场改革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需要供给侧同需求侧密切对接,两头发力,形成有效供给。这是扩大市场消费的唯一模式,是我们发展社会生产力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也即消费者在物质和精神需求的美好愿望和不断追求,在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中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符合经济发展和市场原理。对于一个比较成功的企业来讲,它的经营目标不仅是打造产业链,和寻求自身在特定产业链中的位置,还要打造和寻求所要实现的价值链。而这都需要供给需求的市场链中去实现,越精准越好。对制造加工行业如此,对其它服务行业也如此。我们的最大长板是市场不仅很大,而且是一个很有深度的三维甚至四维的立体市场,需要在供给侧改革中发力,更需要在供给需求相互对接中有效地去开发。

不断启动消费需求,特别是国内消费需求,需要特别永久地加力。有些是过程性的,比如在疫情周期发展前景不确定性的情况,会影响到某些社会消费心理和即时选择。我们也毕竟生活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有时是不可能完全独善其身的,外输病例的传播链可以想到,但开始也没有料到,冷链的外包装竟然会潜藏那样大的风险,所以我们对数百万个冷链设施加快了改造,而不是简单地拒绝一切冷链产品。新冠疫情还有没有其它传播因素,科学界也还处于进一步认识之中,所以不能放松警惕,有备才能无患。相信我们这里不会出现国外出现的二波、三波甚至四波疫情。

三是我们在这里研究讨论的普惠金融和资本运作问题,什么是普惠,至少它与垄断是反义词,无论是资本的野蛮生长,无序扩张,还是大数据下的新式垄断模式,还是一些所谓创新企业,把心思没有全放在产品服务如何精准地放在市场链位置上,精力更多放在圈钱的某些新概念上。当然也不必一棍子打死,或者幸灾乐祸,但要依法监管追究,京东网贷痛痛快快认错,“完全做错了”,就不是很好吗。市场经济是法制社会里的市场经济,谁也没有治外法权。资本的运作有自己的特定市场,但最终是实体经济派生出来的次生市场和服务实体经济的服务市场,需要摆正这关系。有一些上市企业估值过高,或者还有内部操作,动辄就造就了多少个亿万富翁,容易恶化创业创新的空气。同时还会放大泡泡破裂的社会风险,因此提出防止资本无限扩张和货币过分宽松带来的风险,是十分有道理的。

最后一点,以国内循环为主线,国际国内两个循环相互促进,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做好“六稳”,落实“六保”,强化战略科技力量。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不需多说。我要说的是经济生活是很实际的,要同“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诗歌意境区别开来的。我看到诸如“今年难,明年更难”的感语,讲讲企业经营的不易完全可以,但用来叙说中国经济和产业的发展,是有些玩文字游戏了,且不说年年都难,年年也在“过五关斩六将”,也且不说你选择的经营模式是不是出了毛病。说明年更难,依据何来?当然也有一本正经分析的,说中国经济是上半场来自资本增长型,下半场要转入运营型增长,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分析逻辑。难道中国的经济竞争力一直来自资本运作而不是实体的制造业的发展,符合事实吗?不客气地说,别把自己看成中国的巴菲特,也不要把美国的华尔街比附中国,这与我们建设中国自己的金融和资本运作中心,是两码事。

好了,最后,再一次衷心祝愿峰会和研讨会圆满成功!